教室里的操控h,“音乐界哈佛”天津分校开学,中西互设分校趋势明显


教室里的操控h
教室里的操控h

原标题:“音乐界哈佛”天津分校开学,中西互设分校趋势明显

  每到周五,不少来自成都、长沙、广州、深圳,甚至香港、台湾的孩子就会匆匆忙忙带着乐器赶赴机场,跨越千山万水到位于中国华北的天津滨海,开始他们每周最重要的课程。

吸引他们而来的,是被称为“音乐界哈佛”的优质音乐教育资源。今年秋季学期开始,6-18岁的音乐学童将在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创办了首个海外分校——天津茱莉亚学院进行学习。这也意味着,不用漂洋过海,他们也能就近享受到海外高端教育资源。

每年从本部派30名教师往返中美

茱莉亚学院成立于1905年,位于纽约市林肯中心,被称为“音乐界哈佛”。成立114年以来,学院培养了许多世界顶级音乐家,包括大提琴演奏家马友友、音乐家Miles Davis、音乐家Renee Fleming等。

随着中国音乐教育的崛起,中国学生对优质音乐教育资源的需求愈发强烈。据了解,自1920年开始,茱莉亚学院就开始招收来自中国的学生。目前就读于茱莉亚学院的大学预科和本科学生人数中,有10%来自中国内地和港澳台地区,其中7%的学生来自中国内地。

视为回应这种需求,老牌音乐院校茱莉亚音乐学院在天津开办第一个海外分校——天津茱莉亚学院。日前,天津茱莉亚顾问委员会成立。

据悉,早先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布局海外校园选址时,日本、韩国和中国皆在考虑范围内,最终选择了天津滨海。

对于首所海外分校,位于美国纽约的主校每年派出30名教师往返于天津和纽约之间。同时,邀请多位杰出人士担任天津茱莉亚顾问委员会成员。例如,由知名指挥家余隆 (Long Yu) 将出任主席,著名钢琴家郎朗 (Lang Lang)、纽约爱乐乐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黛博拉·博达(Deborah Borda)、巴德音乐学院院长、作曲家、指挥家谭盾 (Tan Dun)等担任顾问委员会委员。

据校方介绍,目前该校预科班的学生,有一半来自长沙、成都、广州、深圳、香港、台湾等中国地区,一半则来自包括雄安新区的京津冀地区。这些学生大多在每周五从各地赶来,为的是天津茱莉亚学院的周末授课。

不造网红,培养纯粹音乐家

在教育行业人士看来,跨国教育成功与否的关键在于教学品质。要在中国分校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按照什么标准来培养?如何进行课程设计,才能对中国学童已有的音乐教育进行补充?这是“飞地”办校的茱莉亚音乐学院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我们在这里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须符合茱莉亚学院的名声”,天津茱莉亚学院执行理事兼首席执行官卜怡明对此表明态度。

9月16日,在顾问委员会成立时,茱莉亚音乐学院多个相关负责人亦表达一个共识:他们要培养的是纯粹的,不带功利性的,最好还能走进社区的音乐人。

“对于天津茱莉亚学院一个非常重要的课程考虑,就是如何去接触社区,并且让那些平时接触不到艺术的人能够真正接近艺术,了解艺术。”茱莉亚学院荣誉院长、首席中国事务官约瑟夫·W·波利希向记者坦言。

“我们培养的学生不是为了功利目的,不是成为网红,也不是为了考试多加一分,而是要成为纯粹的音乐家。” 著名指挥家、天津茱莉亚顾问委员会主席、中国爱乐乐团的艺术总监余隆也表示。

如何将这个理念融入教学当中?约瑟夫·W·波利希举例,无论是研究生课程,还是预科课程,培养过程中要体现合奏的价值,比如学生可以进行合作,去听一些他人的演奏,来更好地去进行集体的创作。培养出的学生“是彼此的支持者而不是竞争者”。

天津滨海新区也直言对这所分校的欢迎,新区有关负责人称,在中国的自由贸易试验区里面,建设具有国际最先进水平的茱莉亚学院,这本身就体现了开放、包容。

“开发区不仅仅是一个生产的区域,它还是一个生活区域。我们是一个城市,是一个现代化的产业新城,这个城市需要人文,需要文化,需要灵魂。”这位负责人表示。

中西互设分校趋势明显

事实上,在全球化背景下,高等教育市场化速度在不断加速,一个普遍布局就是开设海外分校,其中不少学校就瞄准了中国市场。

在高等教育领域,早在2004年,英国诺丁汉大学率先开启风潮,在中国设立宁波分校。一些世界名校也相继开启了与中国大学合作办学的模式。

在K12领域,不少海外贵族学校也掀起在中国办分校的热潮。例如,英国300年历史名校埃莉诺霍利斯学校在佛山首设海外分校,并于今年9月正式开学。

中国学校近年来也呈现出扎堆建海外分校的现象。在职业教育领域,东部沿海不少学校就瞄准东南亚市场。例如,福建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就布局了泰国分校,这也是福建省首个在国外设立海外分校的高职院校。温州职业技术学院也于去年年底在柬埔寨开设了海外分校——柬埔寨温州职业技术学院亚龙丝路学院。

有观察者认为,对于教育行业而言,布局海外市场,是全球化背景下的必然趋势。但一个重要前提是,要清晰定位和培养目的。

对于海外合作办学模式,天津茱莉亚学院顾问委员会主席余隆认为:“我更希望看见有互联弥补和互动的化学反应的发生,而不是比较好坏,分出高低,要在比较里找到中间的空间是什么。”

采写:南都记者 唐孜孜 发自天津

作者:唐孜孜 发自天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