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可能不,原创《老酒馆》缺少哪个味都不正,陈怀海60大寿,为何没请这个人?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可能不
浊白浓浆灌入花壶小腹鼓起可能不

原标题:《老酒馆》缺少哪个味都不正,陈怀海60大寿,为何没请这个人?

陈怀海要过60大寿了,本来这是三爷的提议,大家都为讨个喜庆,图个吉利,但这个提议遭到了陈怀海的拒绝。犹豫了一瞬间的陈怀海,还是决定要办这个大寿,但办寿并不是真正的目的,而他最想通过这件事,激发起老警察的爱国热爱,让他真真正正地为好汉街办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陈怀海真是没少动心思,连外地的掌柜都请来喝酒,但唯独没请老警察。这也是《老酒馆》最有意思的地方,总是用云淡风轻的方式解读那些轰轰烈烈的事。陈怀海当年送姐夫的时候,就曾用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方式解决了最棘手的送人问题。同样,也用“真亦假时假亦真”的方式,在关键节点,保住了谷三妹的性命。而这一招“醉翁之意不在酒”用的相当巧妙,也让摇摆不定的老警察感受到了自己内心最想要的东西,这种人性的表达和诠释,才是《老酒馆》最正宗的地方。所以,无论是陈怀海,还是三爷,或是老白头、杜先生、贺义堂、那正红、谷三妹、小晴天、小棉袄、杜先生、方先生、小金手、高先生等等,其实,缺少了哪一个人,味道都不会纯正。

千人千面,入魂入魄,《老酒馆》的味道,贵在品,每个形象都有自己最本真的东西,而这是老祖宗的教诲,更是中国人骨子里的硬气。老二两的告别,无声胜有声,要的就是无声中击中观众的要害,让人明白了什么叫规矩。贺义堂的转变,也在他留下背影的那一瞬间,让人肃然起敬。杜先生的一纸箴言,让人潸然泪下,即便没有了舌头,依旧活得掷地有声。方先生的被害,也是他不愿意做亡国奴,通过自己的方式,唤起更多人的警醒。小棉袄的牺牲,是一种花的骄傲绽放,那怕只是昙花一现,也要霸气给力。还有高先生明明可以靠老酒馆的假酒踩一脚的,却用另一种方式激励鞭策陈怀海,其实,这也是中国人特有的做人准则。就连哑巴的舍身试刀,也是一种特有的温暖情怀,是一种爱的表达,更是一种感恩的方式。无论是哪一个角色拿出来,都可以单独拍成一部戏,而《老酒馆》装下了这些有故事的人,也装满了历经时间打磨出来的——我们最优秀的文化传统和英雄人物。

《老酒馆》演员阵容强大,都是真正具备戏剧功力的演员,细细回味起来,真是让人觉得充满欣喜,这更像是一部实力派的演技群像谱,不抢戏,互相成就,互相支撑,才让人觉得这部剧更有看头。而民族传统辉映时代精神,让人看到的是不忘初心。开的是酒馆,接的是天下的客,看的是世态炎凉,感受到的人是人间烟火气。我们民族本身骨子里装下的那些文化传统,则像这酒香一样,通过演员们精湛的呈现,才有了弥久不散的魅力。

时间轴让人更加清晰故事的背景,真实而又震撼,才让人觉得真挚而又感动。日本无条件投降后,1946年遣返日本侨俘,村田决定将生病体弱未能痊愈的女儿小尊留在《老酒馆》,留在陈怀海的身边。这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托付,是一种通过酒风酒品之后,锻造出来的情谊。也应了陈怀海的那句老话,来的都是客。这句让观众最熟悉的话,不仅表达了中国最传统的待客礼仪,也让人感受到了好汉街上的主心骨——陈怀海的仁义,仗义,幽默,智慧,隐忍和大气。能收留小尊,是一种大爱,更是礼仪之邦的宽阔胸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