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随意h且自由度高的游戏,三年规划出炉,金融科技发展进入快车道,谁将赢得先机?


可以随意h且自由度高的游戏
可以随意h且自由度高的游戏

原标题:三年规划出炉,金融科技发展进入快车道,谁将赢得先机?

金融科技迎来首份发展规划。据央行8月22日公告,近日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下称《规划》),明确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业科技应用能力。

《规划》明确了六方面重点任务,其中就包括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此外还有加强顶层设计、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强化金融科技监管等。

业内人士指出,这是我国金融科技第一份科学、全面的规划,是金融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里程碑。

近年来,金融科技发展生机勃勃,很大程度上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例如给人们生活带来便利的移动支付、解决企业和个人融资难的互联网金融等。但与此同时,由于金融科技电子化、虚拟化等特点,延展了金融业风险管理内涵,使风险更具隐蔽性、传染性和外溢性。

确定六方面重点任务

《规划》确定了六方面重点任务,包括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从长远视角加强顶层设计;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将金融科技打造成为金融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使金融科技创新成果更好地惠及百姓民生;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做好新技术应用风险防范;强化金融科技监管,增强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和穿透性;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持续完善金融科技产业生态等。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当前我国正从“供给侧改革”深入至“金融供给侧改革”,金融体系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愈加严峻,急需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金融运行效率。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驱动力。通过加大金融科技研发力度,有助于提升金融产品的多样性和覆盖面,健全金融科技监管体系等手段,为金融体系高效运转提供新动能。

“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进入新阶段之时,央行印发了《规划》,这是我国金融科技第一份科学、全面的规划,是金融科技发展进程中的里程碑。”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董希淼表示。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分析称,《规划》明确了科技创新的边界和发力方向,提出了16字原则:“守正创新、安全可控、普惠民生、开放共赢”,尊重科技发展的开放性,引导创新资源重点发力普惠民生领域。在监管有形之手的干预下,着力于解决普惠金融痛点和难点,致力于降低金融服务门槛、扩大金融服务范围的科技和模式创新,会迎来更大的增长空间。

对于《规划》强调的“安全可控”,薛洪言表示,新技术应用难免带来不确定性,与安全可控原则难以两全,未来围绕金融科技效率与创新的平衡,将持续影响金融科技探索与应用的力度和空间。

央行曾多次提及金融科技风险防范

本次《规划》六大重点中,有关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的具体要求为:正确处理安全与发展的关系,运用金融科技提升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金融风险的识别、预警和处置能力,加强网络安全风险管控和金融信息保护,做好新技术应用风险防范,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董希淼表示,金融科技是决定金融业未来转型创新的关键变量,但金融科技在重塑金融业的同时,也对金融稳定带来一定影响。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由于其电子化、虚拟化等特点,延展了金融业风险管理内涵,使风险更具隐蔽性、传染性和外溢性。

事实上,围绕金融科技的风险,监管已曾多次表态。今年两会央行记者会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回答新京报记者有关金融科技发展的提问时称,要强化监管科技应用,提高金融风险甄别、防范和化解能力。

今年5月,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发表的《人民银行加强金融科技规划,行新举措推动金融科技行稳致远》文中,提到风险逾20次。李伟称,新技术应用为金融服务提质增效的同时也可能引发新风险,要强化监管科技应用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

薛洪言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近年来金融科技快速发展,效果显著,但在经济下行、金融防风险的复杂局势下,科技驱动金融的新模式也引发了一些担忧。在此背景下,《规划》明确提出将金融科技打造成为金融高质量发展的“新引擎”,可以荡涤市场中的杂音,引导全行业集中精力发展金融科技,金融科技发展会步入快车道。

金融科技发展进入转型期

“当一些银行人谈金融科技时,他们会大谈IT流程改造,也会谈一谈区块链应用和大数据整合,他们会强调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金融;当一些互金创业者谈金融科技时,他们会大谈大数据风控,也会谈一谈流量变现等,在他们眼里,他们的企业本身就是金融科技。”这是一段业内流传的关于“千面”金融科技的解读。

我国金融科技从什么时候火热起来的?有业内人士认为是从2014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互联网金融”开始,过去几年金融科技主要表现为互联网金融。同时,包括银行、券商等在内的传统金融机构也积极拥抱金融科技。

“中国人口基数大,面向C端的业务创新相对简单,发展速度很快。而开拓C端市场的核心要素是流量。无论砸钱打价格战拼补贴,还是打造各类消费场景拼体验,导入流量并转化成客户就是王道。到目前为止,各家公司依然还在做流量生意。而各家金融机构的网络金融创新,也主要聚焦于零售客户。”董希淼介绍。

金融科技的发展不仅由市场层面推动。2017年5月,央行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范一飞在今年两会回答新京报记者提问时介绍,去年底,央行又会同发改委等部门,在北京、上海、广东等10个省市启动了金融科技应用试点,重点围绕加强金融科技应用、做好顶层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推动数据资源融合运用、强化监管科技应用等四方面为金融科技服务实体经济、提升分析计划能力提供实践经验和相关借鉴。

在董希淼看来,未来我国金融科技将呈现出几大发展趋势,其中在重心上,将从争抢C端到发力B端。他表示,过去C端市场是争夺重点,在线支付、网络借贷等成为重要业务。而普华永道认为,中国互联网下一个风口将出现在B端,科技企业赋能B端服务C端将成为主流商业模式。

在技术上,将从移动互联到万物互联。董希淼分析称,6月6日,工信部发放首批5G商用牌照。5G不仅是新一代移动通信技术,更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基础设施。随着5G时代到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将深度发展,物联网、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等将加速应用。这将深刻改变金融的产品和服务形态,并很大程度上将重构金融业务模式。

董希淼称,在流量红利消失之后,金融科技转型是必然的,但并非所有的机构都能获得成功。B端市场与C端市场具有本质的不同,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新京报记者 陈鹏 程维妙

编辑 王宇 校对 陆爱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