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直播chatroom,原创黄晓明他妈曾说:你快40岁了又怎样,40岁也是没经验


国外直播chatroom
国外直播chatroom

原标题:黄晓明他妈曾说:你快40岁了又怎样,40岁也是没经验

黄晓明40岁前,他妈教育他,你快40岁了又怎样,40岁也是没经验。

01.

门一打开,黄晓明抱着一辆红色的儿童三轮车东张西望。

镜头从下往上扫过他的着装。

白色针织高筒袜,靛蓝色七分背带裤,白色娃娃领衬衫上系着一条艳粉色的领带,明黄色斜挎包一颠一颠的挂在腰间。

他刻意在脸颊两侧画上了红脸蛋儿,吃力地把自己塞进那辆儿童三轮车,勉强骑了几步后,站起来深鞠一躬。

各位叔叔阿姨好,今天我为大家表演的歌曲是儿童独唱《只要妈妈露笑脸》。

母亲张素霞坐在前面的确笑开了花。

这是2016年,黄晓明带着母亲录制亲子真人秀的片段。那一年他39岁,是同场6位嘉宾中年纪最长的人。

但张素霞不这么想。在她眼里,黄晓明从来都是个出门需要拉着手的孩子。

从上小学起,她就要拉着儿子的手一直送到班级座位上才放心。

黄晓明相比于同龄的小男孩也不是一般的乖。

有一次放学,他没在校门口看见妈妈,紧张地不得了,飞奔回家,妈妈还是不在。

爷爷奶奶家就在附近,他哪也不肯去,就坐在门槛上等。

要是妈妈回来了,没看到我,会着急的。

黄晓明小时侯也做剪报。摘抄的内容有醋的妙用、萝卜的妙用、如何使松懈的毛衣恢复弹性。

因为性格乖巧、学习成绩不错,长地也俊俏,家属院里凡是有女儿的妈妈都让黄晓明叫她们婆婆。

很长一段时间里,黄晓明在班级的外号是温室里的花朵。

高中时,因为外形较好有人劝他考北电。黄晓明第一反应是,北京发电厂?我不去。

那时,他最大的愿望是考上浙江广播专科学校。

成为一名播音员,是张素霞眼里安稳的工作。

在北电艺考时,老师崔新琴让他表演一个抓蛐蛐。

黄晓明摇摇头,青岛没有蛐蛐。
蝴蝶总归有吧?蝴蝶在公园才会有的。
那黄晓明你可以跟别人吵一架吗?
报告老师,我不会,我妈妈说了吵架不是好孩子。

崔新琴有点着急,就像块不开窍的木头。但好在外形确实不错,是个美丽的、可造就的木头。

黄晓明直到开学上课都不敢想相信自己考进来了。直到毕业后五六年,他都怀疑当初自己是误招。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在哪里,老师说有,那就算有。

开学报到那天,黄家一行7人排着队送他到宿舍。

同学开始围观,大家吃惊不已。好事者冲着班主任崔新琴喊:老师,不得了啦,您快去看!

崔新琴赶到宿舍时,看到一个年纪很大的男人趴在上铺帮黄晓明铺床。

张素霞站在旁边整理着行李,其中也包括一次性纸内裤。

黄晓明的宿舍在5层,张素霞还有点不开心,要爬这么多层,孩子也太辛苦了。

为了方便和儿子联系,她给黄晓明买了一部手机。

这在当时引起了一波小轰动,以至于同学开始纷纷向黄晓明借手机打电话。一个月曾创下5000元话费的记录。

更让崔新琴没想到的是,张素霞有空就坐火车跑到学校,在附近宾馆住下。

尽管这笔花销对黄家来说不算小数,但张素霞更看重是不是能见到儿子的面,给他做点好吃的。

毕业那年,排练大戏《北京人》。黄晓明扮演的曾霆,要在台上念一份离婚声明。但怎么演都不对。

崔新琴正想着怎么办,突然一个人影从台下蹿到台上。是黄晓明的妈妈,她想上去替儿子完成这个演出。

张素霞有时候也觉得儿子这样被保护,变得过于单纯。

读大学前,她把自己的一件羽绒服给了黄晓明。那是一件青绿色的女款羽绒服。

黄晓明在学校穿了两年,有同学笑他穿女装。他回家询问,张素霞搪塞说:

你同学不懂,这是男款,你爸就是给你买的。

黄晓明信了,又穿了两年。

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这是他爸给我买的。

这样的不放手直到黄晓明27岁。

尽管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粉丝团体“明教”,但母亲仍全程跟组四个半月。

每一场拍摄结束,黄晓明立刻在人群中寻找妈妈。如果张素霞觉得好,就会给他一个夸奖的眼神和手势。

在那个亲子真人秀上,母子俩唯一一次争吵是有关黄晓明工作室的管理问题。

黄晓明希望不挂职的母亲不要再插手管理,说了许多后,张素霞直接抛出一句:你快40岁了又怎样,40岁也是没经验。

02.

猛然走出温室的孩子,一点风雪就足以致命。何况,想待温室里,也是有条件的。

黄晓明是家中兄弟的老大,每个人都要求他事事做表率。

表弟们有什么问题家长劝不动时,黄晓明需要帮忙调和。

弟弟们有时推搡揉搓他,他也不反抗。张素霞记得,黄晓明只问过一次,什么时候可以不当哥哥,为什么老让着他们。

尽管嘴上这么说,但黄晓明享受这种状态。

大学期间,他接拍一部电视剧,两个月,挣了5万元。他用这笔钱给家里的每个人买了礼物,每个都是名牌儿。

他身上兼具着鲁地男子特有的大哥气质。

我总怕辜负别人,但这种负和不负都是我强加给自己的。就像,爸妈只希望你开心健康,可你总觉得必须让他们住更大的房子,吃更好的东西。

青岛曾经出现天价大虾事件。黄晓明很不开心。这属于抹黑我青岛。

事实上,如果他在外面听到有人非议家乡和母校,他都等同于在说他。心里会默默掐架,但嘴上不会说。

黄晓明也喜欢交朋友。他说娱乐圈80%都是朋友,但从不在乎这80%中有多少是真心的朋友。

在帮助别人时,他的标准仅仅是无愧于良心。如果被骗,那是对方的问题。

闹太套、身高整容、邪魅狂狷玛丽苏等群嘲之后,黄晓明一度抑郁。

不想面对自己,别人随便一个注视的目光就能扎疼我。看到狗都觉得,狗看你的眼光都是异样的,狗都是在讽刺你。那种落差没法用语言描述。

黄晓明开始全方位的质疑自己。他说自己是个loser,但不知道怎么会变成loser。

于是从大学进北电开始盘算。上学时误招,选戏不会say no,粉丝接机他猜是花钱雇的,拍戏时总下意识琢磨怎么演不会被骂。

那个曾经在《大汉天子》里被陈道明夸奖年轻不怯,被麦家称为偶像与实力兼备,认为杨过就应该是我的黄晓明彻底失去了信心。

医生曾经建议他吃百解忧,但他坚持认为那是更年期才吃的。

演戏这条路他甚至一度准备放弃。可又害怕自己没有其他活路,于是开始进军商界。

最初的投资更像是义气使然。

买红酒送人变成了代理,签约华谊成了股东。由不得他选,路自己找上门来。

一方面,黄晓明恨自己没有复杂的生活经历,表达不出纠葛的人物关系。

但同时,他又十分自得于人好这件事。

我一个做生意的朋友说,我骗谁都不好意思骗黄晓明,他已经善良到了我不好意思骗的程度。
我今天的生意成就不是因为我有多聪明,是因为我的人品。毕竟大家是觉得和我合作放心才来的。

有一度,黄晓非常明喜欢金·凯瑞的电影《没问题先生(Yes Man)》。一个总是说No的人因为开始改说Yes,走出人生新巅峰。

我总觉得好人有好报,吃亏是福,一直用这个信条原谅自己。

非天赋型演员就像埋在他心里的一颗雷,而躲开这颗雷的方法就是尽量成为一个大家眼中的好人。

03.

流量时代,演员和大众的关系也在发生变化。

黄晓明自认为是靠作品安身立命的传统型演员,从入行开始,他就将刘德华视为榜样。

网络时代那些话题,他一度应付不来。

顺风顺水的生活在“闹太套”之后画上了句号。

不光是他如此,那一代演员都在面临着相似的问题。

他们出道时,内地偶像剧刚刚兴起,演员不需要什么演技就可以挑起大梁。

但当曾经的小生想要转型成熟演员时,突然发现,只有努力完全不够。黄晓明就一度卡在如何提升的关节上。

他抱怨自己总是接不对合适的戏。很多他以为的爆款最终消灭在自己的幻想里。

《太平轮》票房跌惨。网友吐槽他光顾着耍帅。黄晓明委屈,每次看到吴宇森都想哭。为自己,也为导演。

上半部播出时,他发短信安慰吴宇森,可下半部票房出来后,发短信的勇气已经没了。

中影主办的一次推介会上,他看到导演的背影,觉得好可怜,眼泪不停往下掉。

也有好的时候。《风声》《中国合伙人》《无问西东》《琅琊榜之风起长林》也让黄晓明的演技有过好评。

他说,这几部作品分别代表着不同时候的自己,因为经历和心境高度契合,他甚至因为角色心情有所好转。

但仍旧对自己有着极低的自我评价。

我就是一个明星,演员都谈不到。
现在没有再多的机会去消耗自己了。真的是到了一个悬崖的边儿上。退一步就是高山,进一步就是悬崖

早期考北电的时候,他对考官说,一个演员如果能积累一定的生活经验,演一部好电影不难。

可如今所积累的生活经验却让他有种被狠狠夺走的感觉。

有了孩子之后,他常说,一定要让他多吃亏,不是坏事。

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说,现在对于自己,只希望能更浑不吝一些,尽可能把棱角显露出来。

对方反问,棱角显露出来是有棱角的,如果棱角已经被磨圆了呢?

黄晓明答,也许从来就没有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