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金字旁最吉利的名字,招行蛀虫的"爱情"故事:妻子帮丈夫及其情妇逃亡,自己罪加一等


2018金字旁最吉利的名字
2018金字旁最吉利的名字

原标题:招行蛀虫的"爱情"故事: 妻子帮丈夫及其情妇逃亡, 自己罪加一等

银行女中层帮助同在银行的丈夫贪污,甚至还默认丈夫包养情妇多年,为其丈夫逃亡提供方便。

这不是爱情电影,而是发生在云南省农信社腐败窝案中的真实案例。

2015年,轰动全国的云南省农信社腐败窝案爆发,至今余波未平。大贪蒋兆岗下台后,背后的小贪也随着一纸判决浮出水面。这个故事,比电影更加精彩。

协同丈夫一起贪污受贿

长期默许丈夫情妇的存在

被查了让情妇先逃出国避风头

买房子帮巨贪丈夫留后路

帮助被抓捕的丈夫藏匿潜逃

……

这个为“爱情”作出诸多匪夷所思事情的女主人公徐瑞丽,正是原云南农信联社党委书记蒋兆岗的妻子,大贪背后被金钱和所谓的爱情迷惑了双眼的小贪。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原招商银行昆明分行金融客户五部总经理徐瑞丽因犯受贿罪、窝藏罪,被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

最后,夫妻双双把牢坐。而徐瑞丽,甚至因为协助受贿的丈夫逃亡,而罪加一等。

1

跟着大贪丈夫小贪的招行中层

这个为了爱情愿意丢失自我、奉献自己一切,充满狗血的故事,不是电影,而是真实发生在招商银行昆明分行的“爱情故事”。

公开资料显示,徐瑞丽曾担任招商银行昆明分行金融客户五部总经理,这在招行里面,属于中层干部。2013年至2015年,短短两年里面,徐瑞丽利用其丈夫蒋兆岗担任云南农信联社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伙同丈夫或者独自收受贿赂达到108.3万元,而且,徐瑞丽单独收受的贿赂款,事后均告知蒋兆岗。

而徐瑞丽的丈夫蒋兆岗前后收受或索取他人巨额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709.2475万元。蒋兆岗高达2700万的赃款就是通过妻子徐瑞丽、情妇龚某以及龚某的母亲黄某收受或索取得来的。

其中,不仅有行贿者的主动贿赂,蒋兆岗徐瑞丽夫妇还伸手索要。法院审理查明,徐瑞丽通过为他人在贷款、承揽工程项目、房地产销售及个人职务晋升、岗位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伙同蒋兆岗向闫某经营的公司索要人民币90万元。

而行贿人也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经蒋兆岗介绍,盘龙信用联社给闫某批了3.5亿元的贷款。

事实上,蒋兆岗受贿的2700万里面,徐瑞丽参与的108万,只是冰山一角。其情妇龚某以及龚某的母亲黄某收受的贿赂更多。

但这似乎并不影响徐瑞丽从始至终都在帮助蒋兆岗。

2

情妇出国,妻子助逃亡

云南省农信社腐败窝案发生在2015年,当年7月,云南农信联社原党委副书记、主任罗敏接受组织调查,农信社腐败窝案就此一一揭开。2017年6月,云南农信联社原党委书记、理事长万仁礼接受组织审查。

罗敏(左)、蒋兆岗(中)与万仁礼(右),当时并称信用社“三驾马车”。

根据南方周末当年的报道,2014年间,蒋、万、罗三人在位时,云南省联社自称“云南省最大的银行”,并铺天盖地进行宣传,云南省的高速公路上,随处可见贴有这句标语的展板广告。当时,在云南省内,农信社的网点比“四大行”都要多。

在罗敏被调查后不久,感受到危险日渐逼近的蒋兆岗,首先让情妇龚某带着他们的儿子前往新加坡生活。据当时媒体报道,龚某是2010年初时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蒋兆岗在与朋友聚餐过程中认识的,此后两人迅速发展为情人关系。从2010年到2015年,为满足包养情人的需要,蒋兆岗四处敛财。

蒋兆岗出生在云南省元江县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还是1982年高考文科状元。曾担任云南财经大学副校长、云南省政府副秘书长、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西南林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校长等职务。

蒋兆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在办理贷款、企业融资、承揽工程项目、购买办公楼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谋取利益,收受或索取他人巨额财物,小到一万,大到千万,从黄金到宝马车,蒋兆岗来者不拒。甚至,出国旅游、为父治丧,也被蒋兆岗充分利用以收取贿赂。

龚某在新加坡所住的豪宅也是由前面提到的行贿人闫某提供。2014年12月,闫某为蒋兆岗在新加坡购买住房一套,房价330多万新加坡元,并安排孙某将存有125万新加坡元的新加坡大华银行卡交给龚某。还让龚某到新加坡后在闫某与他人合伙的新加坡中浩农业公司挂职,每月领取8000元的工资。

蒋兆岗的情人和儿子率先被安排出国,留在国内的徐瑞丽开始为家庭准备后路。案发之前,徐瑞丽以他人的名义购买了城市之光A310号公寓,以作日后的躲藏之用。

2018年5月9日,蒋兆岗被云南省监委对其采取留置措施,蒋兆岗把留有对外联系证据的手机烧毁,并藏匿在自家车库中。

这时候徐瑞丽不是选择配合相关部门调查,而是在获悉其丈夫蒋兆岗被通缉后,将蒋兆岗送至昆明市盘龙区城市之光小区A310公寓躲藏,并且两次给蒋兆岗送现金、收音机、食物等财物。

5月30日,夫妻双双被抓获。

3

夫妻双双把牢坐

夫妻双双被抓后,法院判决蒋兆岗的罪名是受贿、滥用职权,而徐瑞丽的罪名是受贿、窝藏、包庇,就是因为包庇丈夫,她自己的罪名还多了一项。

2019年3月20日,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蒋兆岗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受贿所得赃款依法没收上缴国库;4月18日,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徐瑞丽犯受贿罪、窝藏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上述的房产依法予以没收。

宣判后,徐瑞丽及辩护人均提出徐瑞丽有“自首、从犯、坦白”等情节,家庭有老人需要照顾等困难,诉请判处有期徒刑,缓刑执行。但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

“我的家乡元江盛产芒果,但芒果不是年年喜获丰收。好的年份花多果多,差的年份花多果少,而有的芒果树只开花不结果。这种不结果的芒果树被老乡戏称为‘空喜树’,就是可看却无果的树。如今的我就像‘空喜树’,风光一时,最终却给家乡丢了脸。”云南农信联社原董事长蒋兆岗接受组织审查调查后,他的忏悔充满了自嘲与悔恨。

“如今的我就像‘空喜树’”,事实上他谦虚了,虽然是空喜树,龚女士的逍遥生活,不正是靠他吗?

资料参考来源:新浪金融研究院、南方周末、新华网

编辑 / 沈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