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天堂嫩模 50分钟完整在线播放,1.9亿90后成为消费支柱,你却没有搞懂他们


91天堂嫩模 50分钟完整在线播放
91天堂嫩模 50分钟完整在线播放

原标题:1.9亿90后成为消费支柱,你却没有搞懂他们

如同当年“叛逆”的80后横空出世引得社会舆论沸反盈天一样,如今90后正逐渐接棒成为社会各领域的中坚力量。这一横跨近10年时间长度的人群,正在为这个时代提供更多元的、同时也需要仔细分辨的声音,以及众声喧哗背后那令人期待的可能性。

尤其当1.9亿的90后庞大群体成为消费市场的中流砥柱后,正确厘清群体特质、纠正标签化偏见、重塑90后群体新画像已成为客观需求。

本文分析研究了90后群体在消费行业中的非标签化特点、共性与差异,以及潜在的趋势变化,以大数据还原并解读其中蕴藏的机会与市场。

全文2894字,大约需要3分钟。

最近半年消费行业,非常多的讨论都集中在00后身上,但其实,一方面,00后依然没有大面积具备自己的可支配收入(少数个案除外);另一方面,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中国出生人口自1998年就出现了比较大的下滑,在此之前的10几年都维持在2000万一年以上。同时,1988年左右达到改革开放后的巅峰,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因而,对于今天的消费品企业来说,整个90后是1.9亿(另一个版本数据是1.88亿),00后1.4亿左右(且最小的一批还归类在儿童里面),抓住90后的前两波,即工作五年左右的90后(90年-95年之间的人)是最为重要的。

过去七八年的社会舆论的偏向性问题,导致人们对90后的判断出现了标签化和巨大的偏见,因此,整个大消费品市场对于90后的理解可以说是充满着错误和荒诞的。

事实上,90后是没有共同标签的一代人。并且,他们就是正常的人类,有七情六欲,有爱,有恐惧,有贪婪,有懒惰,有梦想。

要说明白这个事情,我们先把时间拉回1990年代。

1

当历史进入20世纪的最后十年,中国度过改革开放的第一阶段后,即将进入一个全面腾飞的阶段。

  • 1990年中国的人均GDP还只有344美元(当时人民币比美金是1:4.7左右),对应的本币是1644元一年。我们再以1995年,和1999年为节点来看。
  • 1995年本币是5,046元,对应604美元。
  • 1999年本币是7,159元,对应865美元。

这组数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出生在90年代的不同时期,其实像是出生在不同的经济体中。这必然体现在人的性格、价值观、消费观念的塑造之中。

在对比欧洲的数据时,我们发现,欧洲平均每年增长2%就很好了,那么九十年代中国很多年份都是10%-14%之间的增长,这意味着一年抵欧洲5-7年,放到整个90年代来说,给人的冲击感就是欧洲近代的半个世纪以上。

1992年,全国平均的城镇化程度是多少呢?是27.63%。并且沿海地区城镇化刚刚兴起,内陆基本还没有开始。因而在1995年前,不考虑城镇和农村生育率的差异,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出生在农村的人占7成以上。

另外,以1995年前的上海为例,作为远东第一大城市,其实还是非常工业化的。城市的主体是工人,但已经出现了一部分商人。

因此,90后就不可能有统一标签。他们诞生在一个激烈快速变化的时代,他们的父母也在快速地变化,他们的故乡在快速地变化。他们的组成、经历都过于复杂,90后根本无法标签化,更不能简单归类。

关于90后的构成分析,有一篇可视化报道叫做《90后是三代人》,大家可以看下。

2

但他们依然是有一些共性的,在共性之下显现出巨大的分化。据唯品会&南都《社会新人消费报告》内容,“社会新人”们对于喜欢的东西,敢于做大额支出。超50%的90后社会新人表示,虽然自己收入水平中等,但在购买大牌穿戴、高端护肤品时不会手软。这在95后群体中,更为突出。

注:调研中的“社会新人”人群界定,年龄在20-29岁、毕业进入社会5年以内的90后群体,大致在90年-95年之间。

有一个词叫:“局部富人”,说的就是那些在某些地方特别能花钱的人。比如,有的人特别爱玩耳机,大部分可支配收入都用来买耳机,这在95后一代人里是突出的。

这对我们品牌们的启示是什么呢?那就是平均可支配收入可能对我们很多行业没啥参考意义。只要用户喜欢你,没钱还能用现金贷来购买;不喜欢你,有再多闲钱都不会买。我们应该去积极获取那些死忠骨灰级粉丝,并给到他们死忠的理由,很多时候可能就是一种优越感、一种信仰。

既然是局部富人,那么局部之外的地方往往是要回归现实的。这批“社会新人”对性价比的追求是非常看中的。同时90后拥有较高的文化水平和高度对称的消费信息,他们擅长使用各种工具去比价,擅长躲过商家的“花招”。数据显示,近九成90后在比价后才会购买商品,近八成会参与打折、秒杀等特价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钻研性价比和局部富人是不冲突的,会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另外90后的线下社交能力比起上两代人有明显的“退化”,而对应的是线上社交能力的提升。90后社会新人每天花在社交APP上的时间为1-3小时,超80%有自己的特定交流圈子;即使互不相识,有共同消费偏好、爱好的同类总能走到一起。

KOL对90后的影响能力正在下降。但90后女性从KOL那里脱粉后,开始成为电视剧周边产品的消费主力,许多电视剧同款珠宝饰品、女包、女鞋、裙装等都成了爆款。

而90后男性新人的“心头好”是动漫周边。数据显示,2018年其相关产品销量同比增长77.39%;重庆市买漫威的订单量最多,上海人买漫威花钱最多,二线城市花了最多钱在购买王者荣耀和漫威的周边产品上。

3

说完相同,我们再来说一些不同。

在婚恋这件事情上,基本上是非常多元化的,已经没有绝对领先的一类了。45.67%的90后社会新人希望“家庭美满、生儿育女”,22.73%的社会新人在婚恋方面选择“随遇而安”,享受单身、渴望恋爱但不想结婚的占比超三成。

此外,还有一个趋势观察:年轻人的消费习惯还体现在对“国货”的偏好,国货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崛起。信赖并认准国货的年轻人占到了接近17%,更有将近50%的年轻人对国货更有好感。

  • 比如,很多“老字号”的品牌都出现了逆增长,美妆护肤品牌谢馥春、孔凤春、美加净这些80后看起来都有点老的品牌,95后粉丝的占比都超过30%,大幅超过雅诗兰黛、兰蔻这些看上去时尚的国际大牌。
  • 又如,2018年社会新人消费护肤销量TOP10品牌中国货占了7席,分别为膜法世家、御泥坊、小迷糊、一叶子One Leaf等等。社会新人消费美妆销量TOP10品牌中,国货占了6席,第一为卡姿兰Carslan。

以95年为分水岭,中国的90后分成了明确的2-3代,三年左右一代。

除了年龄划分,还有一个重要的划分就是所属城市级别。

  • 首先是关于房子,数据显示,二三四五线城市90后购房比例已超过40%,而一线城市该比例为29.91%。
  • 但另一个数值恰好是反过来的,那就是储蓄。一线城市有超15%的90后拥有10万以上的存款,但三四线城市不到10%。90后的平均存款只有800多块钱,比00后还少。

这就意味着中国这么巨大的体量,约1.9亿的90后,很容易在平均中失去了对局部的把握;而每一个局部,比如10%的量都意味着是一千九百万的体量。

4

在讨论完底层逻辑的异同之后,我们要来看看当下,90后在消费品的具象趋势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数据显示,美容仪销量从2017年开始爆发性增长,2018年美容仪在六线城市的销量增速为第一名。

近三年,健身服、健身器材、运动鞋、蛋白质冲饮销量等在90后用户中的销量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但这并不能代表他们真的花了很多时间去健身,只能说是他们买了就当练过了。

相比70、80后,90后社会新人对杯碟、花瓶、桌布等装饰物件的消费增长迅速,这体现的是小确幸小美好的价值观正快速在90后中蔓延。

目前,90后社会新人购买厨具、小家电的增速已超过70、80后,居于首位。“扫地机器人”2018年销量同比暴涨,一线城市增速接近166%,五六线城市也达到50%左右;智能音箱、面包机、榨汁机增速相似。

90后就像新一代的精明消费者。他们买大牌不手软,而买日常生活用品时斤斤计较,对品牌敏感,更对价格敏感。特卖模式,从美国的TJmaxx到国内唯品会,都借着这批新兴消费者的成长壮大而迅速起势。并非传统大甩卖模式,也非简单的低价清仓,品牌特卖切中了新一代精明消费者对品质消费的需求、对消费的钻研需求。

以上,看似毫无逻辑的不同品类的特征,都告诉我们一件事情。消费主义在90后心目中是既成事实,无需再教育。他们热爱消费,他们既大方又小气,他们是一群人,又不是一群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