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gtao.ink樱桃视频,358团血战陆战第1师,美军也搞坑道战,但战损比却高达5比1


yingtao.ink樱桃视频
yingtao.ink樱桃视频

原标题:358团血战陆战第1师,美军也搞坑道战,但战损比却高达5比1

美国军队中,地面作战能力最强的部队不是其陆军,而是海军陆战队。其海军陆战队有的时候能在不依托重火力支援下都敢进行近距离接触作战,而且战斗意志很强悍。

1950年的长津湖之战中9兵团部队曾与陆战1师交过手,到了1953年,中美两军王牌部队再度交手。

这一次美军还是陆战第1师,而志愿军则是旋风纵队40军所属的120师358团。

由于此时已经是阵地攻防战阶段,美军陆战1师防守马踏里西山和梅岘里东山阵地,而志愿军358团则想拔掉这两个阵地。按照阵地战期间的原则,能巩固则巩固,不能的话则尽可能大量杀伤敌军。

此时是1953年3月下旬,中美两军不会因当年的严寒而影响自身战斗力,志愿军也换装了苏式武器,缩小了和美军的武器差距。尽管美军依然占有火力优势和制空权,但志愿军步兵战术占优,双方得以真正地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来。

当时,美军吃够了志愿军坑道工事的亏,但其也是活学活用,也在自己阵地上构筑坑道。

以梅岘里东山为例,其在高地鞍部之间有一条大坑道,内分两支,一共有40米长。坑道高1.8到2米,宽约3米,顶部厚3到7米,由木料配框,有三间休息室和一处仓库。

该坑道分两个口,一个是东南方向的进出口,一个是向我方阵地的观察口。坑道口与野战交通工事相连,对面有一个地堡。

马踏里西山有两条小坑道,长约20米,为马蹄形构造,顶部厚约3到7米,主要用于屯兵。

此外,美军地堡和掩蔽部都有坑道式防炮洞,长在10米内,顶部积土约3米。

美军的坑道战术是,志愿军进攻时,依托阵地坚守并呼叫炮兵拦截志愿军进攻路线;志愿军冲上阵地后,美军即退入坑道内,继续呼叫炮兵,但自己不主动出击,由于其坑道并不坚固,因此重炮使用空爆弹来杀伤地表阵地的志愿军。

1953年3月26日傍晚,358团对美军阵地发起了攻击。

此时志愿军火力比以往增强不少,358团一共得到了山、野、榴炮56门的支援。

火力准备开始后,山野炮8门发射了270发炮弹轰击美军地堡;82迫击炮4门轰击美军阵地前沿的铁丝网;榴弹炮4门及3门重迫击炮则发射了840发炮弹压制美军炮阵地。不一会儿后,志愿军19门榴弹炮和4门重迫击炮又进行延伸射击,打出了1550发炮弹。

美军炮兵本来占优,但是其阵地和观察哨之间的有线通信恰好被炸断了,因此最初无法有效还击。

志愿军358团从来没打过这样的富裕仗,步兵一片欢呼后,以1连和8连分别向梅岘里东山及马踏里西山发起冲击。

在冲击阶段,志愿军损失不大,其中8连零伤亡占领了马踏里西山表面阵地;1连也在发起冲击16分钟后占领了梅岘里东山地表阵地。

美军炮兵随即开始用空爆弹轰击地表阵地,以求大量杀伤志愿军步兵。志愿军除1连2排伤亡较大外,突击队其余各部伤亡不大,于是转入攻歼退入坑道的美军。

攻歼坑道之敌,首先是要找到坑道口,志愿军的经验是在敌背我阵地一面寻找挖出的土石或电话线,其附近往往就有坑道口;如美军将坑道口堵住的话,则寻找附近的射击孔,将射击孔炸大,便可进入坑道。

对于攻击坑道之敌有三种原则,第一:我方需固守的阵地,要利敌已有坑道,用近战消灭敌军,不破坏坑道;第二:敌经过数次打击,斗志不旺时,可喊话让其投降;第三:我不打算固守之阵地,即将坑道炸塌,闷死敌军。

第1连在发现了梅岘里东山美军坑道口之后,炮排长和抢救员2人带手榴弹和冲锋枪进入坑道,其中美军虽然有数十人,但是却不敢主动出击。2名志愿军发现坑道有岔口及大量美军后即先退出,后得到3连4班4名战士的增援。

6名志愿军分成两个3人战斗组进入坑道,战斗组构成为一人用冲锋枪、一人用手榴弹、一人用手电筒照明;陆战1师虽然是美军最强,但步兵战斗力依然比不上志愿军,其40多名陆战队员(我方统计为56人)更不善坑道战,经激战后仅剩7人。

这7人想的是挖洞逃跑,结果一人好不容易跑出去便被冲锋枪扫倒了,其余6人则装死。但是一位名叫DocWaddil的士兵动了一下,结果被志愿军打成了重伤,其余5人全部被俘,包括一名中尉。

至此,梅岘里东山阵地全部被志愿军攻占。

在马踏里西山,志愿军的操作就比较简单了:战士李运东炸塌了一条坑道,闷死了里面的几十名美军;另外一条坑道则由排长马庆和、战斗组长蒋运红、机枪班长聂明华、战士卢长友进攻,结果在手榴弹和冲锋枪的攻击下,22名美军全部被歼。

至此,马踏里西山阵地全部被志愿军攻占。

志愿军进攻这两个阵地时,美军陆战1师第5团先后派出了C连、D连、E连、F连的机动兵力前往增援,但美军不善夜战,同时遭到志愿军火炮拦阻射击,出现一定伤亡,被迫停止救援。

3月27日白天,不服输的美军陆战第1师开始反攻了,其不光调集了陆战5团的3个营,还加强了陆战7团的1个营。

志愿军当时的策略是兵力前轻后重,因此在两个阵地上各只摆一个排,由于志愿军当时已有一定火力,因此358团的策略是,以坚守的两个排作为观察哨,引导炮兵在美军冲击路线上将其大量杀伤。

美军原计划各以两个步兵营攻击失守的两个阵地,但在凌晨6点20分,美军运兵梯队遭到志愿军火力杀伤,损失上百人。美军被迫改变计划,只攻击马踏里西山,并将进攻时间推迟到了10点后。

经过航空兵和重炮的火力准备后,美军先以陆战5团D连发起冲击,但该连在进攻路线上连续遭到志愿军火力打击,等到山脚下时该连连志愿军面都没见上,就被打残了。

于是美军又投入了2营武器连、H连的剩余人员组成的混合连投入进攻,但激战到中午仍没有效果;美军再将E连投入了进去,同样无济于事。

这时陆战5团显然是被打懵了,前来支援的陆战7团F连3排长回忆:四五百码宽的战场上,是数百名死伤的陆战队员,陆战5团的军官表情麻木,像是遭到了精神创伤。

而7团F连随即也被投入到了战场,该连付出不小伤亡后,终于摸到了马踏里西山高地附近,总算是看到用冲锋枪扫射的志愿军战士。

358团坚守在阵地上的只有一个8连2排,美军先后投入了4个连(混合连算一个),非要说人海战术的话,究竟是谁在打?

在白天我防守的2排伤亡也很大,负责指挥的8连指导员牺牲、2排正副排长受伤,接替指挥的是6班长。尽管是防守作战,战士李兢峰还跳出战壕,捉了3名俘虏。

傍晚时,358团9连长带2个班接替8连2排阵地,而美军经过整夜苦战后终于控制了马踏里西山的反斜面,从其敢于夜战来看,确实不负精锐部队之名。

为了这次摧毁志愿军阵地,美军以航空兵投掷了几十吨炸弹,同时重炮也打出了几千发炮弹,但志愿军在阵地上尽管只有几十名战士,但依然将战力强悍的F连打残,其最后撤退的步兵排仅剩8人。

3月28日,由于白天美军攻势较猛,于是358团让9连撤下阵地,以炮火杀伤美军;陆战5团启用了第一天表现不佳的E连,该连很顺利便推进到了山顶,但随后便遭到了志愿军火力的急速覆盖,仅剩58人。

3月28日晚上,358团反攻马踏里西山。美军为了保住阵地,又加强了陆战5团的F连和陆战7团的E连,5团2营长Lee少校亲临前线指挥。陆战队第11炮兵团的3个105榴弹炮营、1个155毫米炮兵营及同样为155毫米炮的623野战炮兵营负责支援。

美军投入的还有陆战队坦克营A连、B连;17野战炮兵营C连、204野战炮兵营B连及158野战炮兵营的203毫米重炮。

当晚,美军依靠数万发炮弹守住了阵地,但是自身损失也不小,2营长Lee少校和一位上尉被炸死,陆战队炮兵11团的一位引导中尉也被炸死。

29日到31日志愿军没有再对马踏里西山发起大规模进攻,只有晚上进行小规模反击,美军精神已经极度敏感,每次总是打出万发炮弹,但实际上志愿军攻击力量是比较小的。

鉴于强攻马踏里西山,我方损失会大,而且已经大量杀伤了美军,因此358团本着能固守即固守,不能则放弃的原则,停止了对该地的进攻;而梅岘里东山则得以巩固。

这次358团的反击作战,志愿军以一个步兵团对战美军陆战1师5团和7团一部,美军团编制大于我军,实际上我军是以少敌多。

虽然没能巩固马踏里西山,但收复了梅岘里东山,而且大量杀伤了美军精锐部队。

此战,美军估计消灭了2221名志愿军,其中确认击杀536人、估计击杀654人;确认击伤174人、估计击伤853人、俘虏4人。

战斗中美军共发射炮弹15万4千发,坦克炮弹7000发,投下426吨炸弹。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的伤亡估计向来是不准的,其甚至以炮兵消耗了多少炮弹,按照一定比率来推定杀伤数字。

实际上在攻防战中志愿军袭击突然,致使在攻击路线上没有大的损失;攻占山头时,美军步兵又不是对手;之后美军反攻时,阵地上又没摆几个人;因此这几个阶段损失都不大,只是反复争夺时出现了一定伤亡。

最终我方自己统计的数字为伤亡200余人,同时统计歼灭美军1495人,我军消耗炮弹为18172发。

实事求是地说在炮火强度极大的阵地战阶段,精确统计战果是一件很难的事,所以我们通常采用自情自报的原则来看双方战损(对自身损失统计都是双方来自当时的战报,战果可以估计过高,但自损是瞒不了的)。

美军陆战1师自己统计的数字是:阵亡116人、重伤441人、轻伤360人、失踪98人,总计损失1015人。

由此来看,美军的宣称战果为志愿军实际损失的10倍;志愿军宣称战果为美军实际损失的1.5倍。所以很多人觉得,美军战损比如何如何,实际上是因为其过高估计了战果所致。

而以双方自报的损失来看,美军和志愿军的战损比为5比1,显然吃了大亏。

由于损失不小,美军陆战5团退出战场休整,而理论上已经被美军“消灭”的358团一直在显现,后来看马踏里西山不爽,就又打了一次,这时换防过来的是土耳其旅,结果该旅又被四野精锐揍了一顿,丢了阵地。

知道肯定会有人说什么志愿军总是打什么人海战术,以人命来换胜利这种无稽之谈,马踏里西山之战志愿军人少打人多,是人海战术吗?

人海战术早在1916年的索姆河之战就被证明连重机枪阵地都无法突破了,英法军一天能伤亡6万人,请问在三十多年后世界最强大火力的美军面前,能有多少个万人可消耗?说人海战术的人既是对志愿军的污蔑,同时也是对美军火力的侮辱。

实际上所谓人海战术是韩国人捏造出来掩盖自己失败的,美军都没好意思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不少中国人自己特别喜欢这个词汇。自己的前辈明明靠着战术和顽强的意志赢取了胜利,而到了个别后辈嘴里却变了味儿,不知这些前辈知道后作何感想。

另外对于苏联武器也做个科普,最关键的前三次战役是没有苏联武器的,而第二次战役后就打到了三八线,第三次战役就攻占汉城了,这是奠定胜利的基础,苏联武器是第四次战役后才装备志愿军的,之后不久战争即进入相持阶段。

至于苏联空军,只在清川江以北作战,是无法支援到前线阵地战的,也没有拿下半岛制空权。

最后说伤亡数字,志愿军战场牺牲14万余人、负伤22万余人、被俘及失踪2万余人,总计战斗损失38万余人,说什么百万伤亡的歇会儿吧,至于这么相信韩国人的造谣吗?

(注:19万余人的烈士数字是包含了民工牺牲、因病死亡以及事故死亡,而且时间周期包括1953年到1958年,我们在此仅讨论战斗损失,下文中美韩军损失数字也不包括非战斗损失)。

美军自己统计的数字为:阵亡5万余人、负伤10万余人、被俘及失踪8000余人,总损失约16万余人。

仅以中美两军的战斗损失而论总的战损比都只有2点多比1,说什么战损比几十比一的也歇歇吧,美军自己都没好意思这么说。

另外别要忘了,志愿军是跟所谓的联合国军作战的。除美军死伤外,韩国军队损失90余万人,其他仆从国军队损失2万余人,其中大部分是被志愿军杀伤的。

而韩军在战争初期战斗力差,但到了后期阵地战也不是很好打,也是能给志愿军造成一定伤亡的(如白马山之战),因此抛开韩军和英法等仆从军造成的志愿军损失,但以中美两军战损而论,其实差不了多少。

尤其到后期,志愿军武器与美军差距缩小,但我战术灵活,弥补了武器劣势,因此不乏能打出如马踏里西山这样战损比的战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