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他的坚硬抵进她的花茎,捷顺科技实控人转让13%股权首期3.5亿转让款用于缓解质押风险


镜子里他的坚硬抵进她的花茎
镜子里他的坚硬抵进她的花茎

原标题:捷顺科技实控人转让13%股权 首期3.5亿转让款用于缓解质押风险

每经记者:吴凡 每经编辑:陈俊杰

为了缓解自身股权质押风险以及寻找业务契合的合作伙伴,捷顺科技(002609,SZ)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唐健和刘翠英夫妇拟引入深圳市特区建发智慧交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特建发智慧交通)作为上市公司的战略股东。

根据上市公司7月14日晚间披露的公告,首期3.5亿元股权转让款将用于缓解质押风险与压力。

需要注意的是,通过股权转让寻求资金缓解质押风险的方式,唐健和刘翠英并非首次操作。早在2018年12月,唐健和刘翠英就曾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引入深圳远致富海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此次股权转让资金同样优先用于归还大股东质押借款,降低大股东质押率,缓解高质押风险与压力。

受让方有国资背景

公告显示,唐健和刘翠英于2019年7月12日与特建发智慧交通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以下简称《协议》),唐健与刘翠英拟向受让方转让的股权比例分别为8.58%和4.42%,合计8396.5万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3.00%)。

《协议》显示,上述股权转让的价格为7.60元/股,对应的股权转让总价为6.38亿元。而上市公司7月12日的收盘价则是8.24元/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在公告中提及,转让所得资金将优先用于归还大股东质押借款,大幅降低大股东的股权质押率,缓解质押风险与压力。

捷顺科技披露的一季报显示,唐健持有公司2.36亿股,质押的股份达到2.12亿股;刘翠英持有公司1.14亿股,质押的股份达到1.13亿股。夫妻二人合计被质押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的92.86%。

为此,《协议》约定,协议生效后7个工作日内,受让方向转让方指定的银行账户支付第一期转让款合计3.5亿元,专项用于转让方解除质押标的股份及用于支付转让方因本次交易产生的个人所得税及甲方根据法律法规应承担的其他交易税费,并取得完税证明。

记者注意到,特建发智慧交通是一家有限合伙企业,深圳市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GP,出资比例为1.25%;深圳市特区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担任LP,出资比例为98.75%,后者由深圳市国资委100%持股。

若此次股权转让完成,唐健、刘翠士将合计持有公司2.6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1.19%,仍为公司控股股东;特建发智慧交通将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公司还表示,引入特建发智慧交通作为公司战略股东,依托股东方的国资背景和强大的产业布局和资源优势,将在很大程度上助力公司重点发展深圳市城市级智慧停车业务,及拓展广东省内及省外其他众多城市的城市级停车业务……使公司业务实现跨越式发展。

非首次引入外部投资者

事实上,通过股权转让寻求资金缓解质押风险的方式,唐健和刘翠英并非首次操作。

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18年12月20日,唐健和刘翠英夫妻二人就与深圳远致富海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远致富海并购基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刘翠英拟将其持有公司3327.4万股A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00%)协议转让给远致富海并购基金。

当时的股份转让价格是6元/股,对应的总价款约为2亿元。而这部分资金同样优先用于归还大股东质押借款,降低大股东质押率,缓解高质押风险与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远致富海并购基金背后的股东也有深圳国资委的身影。彼时公司表示,远致富海并购基金主要由深圳市国有资产运作专业平台即“深圳市远致投资有限公司和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并购基金,受让公司大股东股份系基于捷顺科技在智慧停车领域拥有的核心技术及完整的产业链布局,而远致富海并购基金的国资背景和强大的产业资源优势,将赋能公司在停车领域的业务拓展。

在火速完成股份过户后,今年1月22日,唐健和刘翠英也迅速对部分股票进行了解押,但在前述股票解押后,唐健、刘翠英累计被质押股份仍有3.25亿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比例的92.91%。

可以看出的是,截至今年一季报披露,唐健和刘翠英的高质押率警报仍为解除,因此寻找解困资金已迫在眉睫。

而若此次股权转让顺利完成,股票高质押率风险将得以缓解。

每日经济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