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缠欢描写细致小说小说,这首你耳熟能详的古诗,用上海话念竟如此高难度!


床上缠欢描写细致小说小说
床上缠欢描写细致小说小说

原标题:这首你耳熟能详的古诗,用上海话念竟如此高难度!

你知道用上海话念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有多难吗?“鬓毛衰”怎么念?“客从何处来”的发音有点吃不准?相信很多小伙伴还有这样那样的疑问。没关系,小布这就帮大家来正音!让我们来看看吧↓

《回乡偶书》

唐 贺知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热心网友朗读片段&正音示范

点击上方,收听音频。正音示范在最后,大家要记得听到底哦↑

感谢微信网友@Happy_Yvonne @半糖115ʚɞ @晓冬又胖三斤 的热情献声。大家今后也请积极给小布投稿呀!

说文解字

1、前面有声母ng。上海话保存古音。

2、读如“思”。

3、这里读“jia”,家庭。书面语。

4、读如普通话的“达”。韵母a,大学,书面语。口语韵母为u。

5、发音短促,读如“八”。古代入声。上海话保留古音。

6、发音短促,读如“杀”。古代入声。上海话保留古音。

7、读如“文”。书面语,问题。口语音“门”。

8、发音短促,读如“刻”。古代入声。上海话保留古音。

9、浊辅音声母。读如“虫”。

10、浊辅音声母。读如“河”、“湖”、“贺”。

11、音“刺”。

12、回、衰、来押“哎”韵,普通话已不押韵。

这首脍炙人口的唐诗现在侬晓得哪能读了伐?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也可以提给小布哦!欢迎大家继续多多支持小布的#上海闲话#~!

编辑、制图:石轶君、吴逸伦

音频:丁迪蒙、小布的网友们

顾问:丁迪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