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bennett,原创罗马帝国到北约组织,从地中海帝国到地中洋帝国


breabennett
breabennett

原标题:罗马帝国到北约组织,从地中海帝国到地中洋帝国

文|小河对岸

欧洲文明之根在古希腊与古罗马,而这两个古文明都位于地中海地区,同属于海洋型文明国家。海洋型文明国家相比大陆型文明国家来说,其优势在于海上交通便捷,而其生计民生与财富也都来源于海上(渔业与贸易)。因而,与大陆型文明国家以农为本的理论不同,海洋型文明国家天然重视航海与对外贸易。

而正由于海洋型文明国家的天然地理条件,也就造就了其国民更富有冒险精神。故而,海洋型文明国家更容易探索与接触到其他文明,而在互相接触与碰撞中,也更容易促进自身文明的进步。

而大陆型国家的交通成本就比较高,我国在改革开放以前,基本上都属于静态社会,并不完全是国人“安土重迁”的文化习俗所致。而是在以脚力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很难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而闽、粤一代的百姓在我国最有海洋民族属性,在很大程度上就摆脱了“安土重迁”的文化束缚,现今海外的华人华侨及台湾、海南的两岛居民,基本上都是闽、粤人的后裔。

我国古时候的百姓,除了被征调去远方服徭役,很少出远门。甚至直到上世纪末期,在城乡交通还未普及的时代,很多偏远乡镇的老人都没去过县城。正因为大陆型文明国家,传统上的交通不便利,使得国民的互相交流成本比较高,也就造成了国民的视野比较狭窄,而比较容易愚昧(而对一个偏远乡村上说,最有见识的人通常都是出过远门的)。对普通国民如此,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海洋型文明国家能领先大陆型文明国家绝不是偶然的,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地理条件决定的。

我国虽不缺海岸线,但传统上的政治中心一直位于北方,而北方人对海洋有着先天的畏惧。在我国历史上的漫长时期内,北中国的南北的交通运输主要是依赖於运河,而非海路。京杭大运河曾造就了一批繁华的城市,如扬州、淮阴、古泗州、临清等,而海路的港口城市都曾一度消沉(大连因俄国而兴港,青岛因德国而兴港,而连云港中心城区去港口约30公里)。至鸦片战争后,铁路运输引入我国,依靠运河运输而繁华的城市才渐渐衰落了下去。

但是,海洋型文明通常发轫于岛国、半岛型国家,而此种类型国家的腹地一般又都会比较小,在体量上很难与大陆型文明国家相抗衡。而从动机与统驭力上来说,海洋型文明国家很难去征服与统治大陆型文明国家。一则,从殖民意义上来说,海洋型文明国家通常对他国的沿海地区更感兴趣,而很少去深居内陆。比如,古希腊时期,其殖民区域就集中在地中海及附属黑海流域的沿海地区。

二则,海洋型文明国家过于深入内陆腹地,会丧失自己的海上优势。中世纪时期,英国与法国互相啃了一百年,结果却尽丧欧陆领地,而无所得。我国明末时期,郑氏水军虽称霸海上,但北伐抗清却不得不弃长就短,很难有实际突破。从郑氏实际利益上来说,显然闽粤沿海地区才是其利益之根本,而这些地区也更利于经营。故而,郑成功北伐受挫之后,郑氏的目光就始终固守在闽粤沿海地区。

正因为海洋型文明国家的体量通常较小,才使得海洋型文明国家很难长久去统驭大陆型文明国家,反而更容易遭到大陆型文明国家的吞灭。比如,古希腊城邦就亡于北方蛮族马其顿之手,罗马帝国虽体量不小,但最终也是亡于欧陆的日耳曼蛮族。而大英帝国的世界霸权陨落,最为直接的原因也是被欧陆的德国给拉下马的。

故而,海洋型文明国家为自身安危,往往有两种措施。一是,寄希望于大陆地区不要出现陆权强国。英国在欧陆搞了几百年的“大陆均势政策”,就是这一种措施的体现。英国本土只有区区三岛之地,而英吉利海峡也过于狭窄。而无论是法国统一了欧陆,还是德国统一了欧陆,英国都将处于完全被动而难以独存。

另一种措施,就是扩张自己的腹地。实则上,罗马帝国就是走这一条路,罗马帝国可以说是历史上海权强国(也可以说是海陆混合型强国)的疆域巅峰(不包括近代的海外殖民帝国)。在西方历史上,也唯有罗马帝国是被认为是欧洲的大一统帝国(当时的其他欧洲区域尚处于化外之地),罗马帝国将地中海变为了自己的内海。不但海上力量强势而不可挑战,其陆上力量也可长期压制北方的蛮族。

但是,欧洲的地理比较分裂,尤其是岛国、半岛国家通常在地理上就被隔断。比如,西班牙、葡萄牙所在的伊利比亚半岛,北部与欧陆被比利牛斯山脉隔断。意大利所在的亚平宁半岛,其北部与欧陆被阿尔卑斯山脉隔断。希腊所在的巴尔干半岛,更是群山环抱。故而,东、南欧的国家很难去经营欧陆腹地。

而罗马帝国之所以能强盛,乃是凭借暂时的文明优势,而一旦欧陆腹地的其他民族的文明也发展起来,罗马帝国便会遇到了挑战而很难再去维系统治。故而,自罗马帝国覆灭之后,东、南欧国家便再也没出现过欧陆强国。

正因为海洋文明型国家,最终会受到大陆文明型国家的挑战。故在一战前后,兴起了与海权论相对应的陆权论。其理论支点就在于,尽管海权强国容易取得暂时优势,但由于陆权强国拥有更多的人力和物力,且得益于陆上交通的日益改善,海权强国最终会被陆权强国所压制。

而普鲁士(德国)能击败奥地利与法国,而统一德国,并成为近代欧陆最为强大的国家,也的确是得益了德国境内的铁路交通网的建设,使得普鲁士军队能够快速完成兵力集结与运输,成为欧洲军队动员效率最高的国家,从而击败数倍之敌。

而随着二战结束,世界地缘政治已经悄然变化,苏联(俄罗斯)成为了最为强国的陆权国家,中、西欧各国都感觉到了苏联(俄罗斯)的压力与威胁,但中、西欧各国的军事力量都远不足以遏制苏联(俄罗斯),故只能仰仗美国的武力的保护。

美国虽位于北美大陆,但是,美国东西两大洋,南北无强敌,此种地缘政治为大国独有。故而,美国能完全继承了大英帝国的衣钵,而成为了当今世界的最大海权强国。而美国与加拿大在血脉上源於中、西欧,而出于遏制苏联(俄罗斯)的目的,便有了将北大西洋变为“地中洋”的想法,继而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而北约成员国,都可以看成是“地中洋”国家。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北约组织可以看成是罗马帝国的延续。

分享到